top 学院网站中文 English
mbottom
新闻动态
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动态

“心与心院”主题征文|心院、心理学和我

  被浏览:746次

       记得正好是在一本心理学书籍的后记落款里,我第一次见到丽娃河的名字。没想到当时指尖翻页的机缘,竟让我的命运汇入了这条灵动的精神河流,再也和师大的名字、心院的名字分不开。

——题记

一、丽娃河边的感慨

       前几天走过丽娃河,看到河水波光粼粼,河边立着“聆听丽娃河”几个字。回想起在心院读书的时光,颇有所感,发了一条朋友圈:

      “聆听丽娃河,聆听的是光阴和水草流动,诗歌和烈酒碰撞,鱼虾和螃蟹打架,往世和今生错乱,宇宙和意识互幻。一百年后,历经沧桑,洗尽铅华,化作河底的一粒沙。不知哪一粒是你,哪一粒是我。我们的青春全是无名,无名就是青春。以其无名,才能装载千万故事,映照所有回忆。”很多人点赞,但可能只有我知道,我泛指的是师大,特指的却一定是心院!

        从心院毕业已经六年了,这时候回想一个学院、一个学科和自己的关系,可能不如刚毕业时浓烈,也不如老掉牙时醇厚,但也有一种受益良多后的甘甜。我想,心院对于我而言,早已超越了一个院系的名称,而是一种青春记忆、一份真挚感情和一个心灵港湾。同样,心理学于我而言,早已超越一门知识的界限,而是一种思维方式、一套行为逻辑和一个价值体系。

 

二、心院改变了我的人生

       可以毫不夸张地说,选择跨专业考研到心院求学,是我本科毕业时最重要、也是最幸运人生选择。如果没有心理学,我不会选择心院;如果没有心院,我就不会来到师大;如果没有来到华师大,我就不会成为一名在师大工作的师大人。

       从学习、实习到留校工作,我受教于斯、扎根于斯、情浓与斯,我的青春熔炼于斯。所以,当我看到心院十周年院庆时,脑中自然浮现出一句话便是:感恩心院,感恩师大,感恩每一位师长和同学,心院改变了我的人生!

       我至今还记得,我在毕业论文的最后一页感谢了谁,在这里我还是要再感谢一遍,虽然重复,但却真挚。首先要感谢的当然是我的导师刘永芳教授,能够成为刘老师的弟子,是我的福分。刘老师既是一位严谨治学的学者,又是一位平易近人的长辈,直到今天我仍然在师门微信群里接受熏陶,我仍然会自豪地告诉别人我的导师就是我心目中最好的导师。

       还要特别感谢心院的领导和老师们,没有您们的谆谆教诲,不会有“孩子们”的茁壮成长,有许多的指导和无私的关心都是我难以言表,但是铭记于心,无以回报的。譬如帮助我调剂专业、开拓我学术眼界、启迪我自我剖析、指导我支部工作、提点我班级事务、宽容我工作疏漏、支持我活动开展、给与我机会平台和推荐我留校工作等等,缺少了中间任何一环,就像缺少了一种“调料”,今天的我可能就不是这个“味道”。

       还要特别感谢我同门、同寝、挚友和研究生阶段所有不能一一列举的同学和朋友们,我们在一起有太多太多不能尽数追逐梦想的青春岁月。还记得那些喝过的酒、聊过的天、吹过的牛和一起探讨过的“学术问题”,所有的一切都是我研究生时代中极为宝贵的收获和财富,让我们成为一个青春的、生命的共同体。

 

三、心理学建构了我的世界

       回想自己学习心理学的学生时光,算得上是百分百全身心投入。那时的我就像着了魔,脑袋中全是各种心理学理论在盘旋,就像一条单纯而又神奇的特异反射弧,心理学是让我最敏感、反应最强烈的外来刺激,那种纯粹学习让我焦虑又让我快乐,边学边悟便强化,塑造了后来的我。

       在对科学心理学最基本的常识、基础理论和方法论的学习理解基础之上。我曾问过自己,学心理学到底给我带来了什么?我想最根本的还是那八个镇守学科的大字:“描述、解释、预测、控制”自己及他人的意识及其行为。不必说心理测量的操作定义,也不必说心理实验的操纵控制,也不必说心理统计的假设检验,也不必说应用心理的实际案例。这种感觉在我研二的一篇反省日志中有真切记载:

      “心理学就像是一艘载着我在命运的波涛中、心路的崎岖的中颠簸行驶的车船。对我而言,心理学的价值在于能够对让我自己的行为做出一个合理的解释,并且能够为自己下一步的行为提供某种理论或视角的指导。不管心理学的价值坐标是否正确,起码其学科的体系和逻辑是一个相对的稳定坐标系,在这个不确定的坐标系里的人能够感到一种相对的确定,就像坐在一辆车里在不断变幻的迷宫中行驶,外边的世界在变化,但是人与车的关系却是相对确定的,让人能够获得一种稳定感、方向感以及对人生的控制感。如此推论,如果没有心理学,我大概会不知所措地面对这个世界。”佛家有云:小乘之乘,渡我向彼岸;大乘之乘,渡世人向彼岸。我想心理学大概也可以算我的“佛学”了,我愿以心理学自渡渡人人通向“幸福”的彼岸。

       心理学对我的启迪还有很多。比如我研究生时还萌发了一种自谓“四分之一”人生观。曾国藩说:古来成大事者,半是天缘凑泊,半是勉强迁就。那时正好在反思发展心理学中关于“先天Vs后天”、“主动Vs被动”、“连续Vs阶段”和“成熟Vs学习”的争论,于是索性觉得人生先天和后天各占一半,后天个人和环境各占一半,于是便有了人生有四分之一在自己手上的谬论。但是,尽管只有四分之一,却亦足以让你去建构整个生命的意义。这种想法虽然并非科学推论,但却是一种价值取向,至今仍然影响着我。

        最后,呼应题记:愿心院所有的生命都若丽娃河水般灵动,是一个不断变化发展的流体,而非僵化停滞的固体,有进更有出,有潜沉更有跳动,有自然本质的坚守,更有生命意义的追求!期待心院的下一个十年,以及无数个十年!

 

                                        (梁宏亮  心理与认知科学学院2012届硕士毕业生,先就职于华东师范大学团委)

copyright©| 2012 华东师范大学心理与认知科学学院
中山北路3663号 200062 技术支持:维程互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