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学院网站中文 English
mbottom
新闻动态
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动态

2017届本科毕业生演讲:是什么让我们成为心院人?

  被浏览:1534次

 

  “不是那些枯燥的理论和死板的定义把我们联系在一起,是我们在各位老师的言传身教和与外界的交流冲突中不断塑造出的琐碎的共识和微妙的情感,构成了我们作为心院人的身份认同和价值观,而这也注定了我们所持有的社会责任感。这些情感、共识、价值观、社会责任感,才是真正的使心院人之所以为心院人的原因。”

 

尊敬的各位老师,亲爱的各位同学:

       大家下午好!

       非常荣幸能在此作为毕业生代表在此发言。一场毕业典礼所包含的情感是复杂而微妙的。有学有所成的喜悦,有面对新生活的兴奋,有离别的伤感,也有对未来的些许迷茫,这些情感混杂在一起,化成了我们口中的一句句“毕业快乐”!

       同学们,无论我们度过了怎样的四年心院生活,骄傲也好、遗憾也罢,今天能够坐在这里就证明了我们的一个胜利,至少证明,学院已经觉得可以把我们放出来“祸害”这个世界了。请让我们首先对自己说一句“毕业快乐”,更要对辛苦培育了我们四年的各位老师说一句“谢谢你们”。

 

       其实我不太善于在这样隆重的大场合下发言,但临近毕业,再愚钝的人也总归有些感触,下面我就和大家分享最近一些日子里,自己的一些经历和想法。

 

       毕业季了,大家可能都在处理大学四年积攒下来的家当,这几天我也一直在朋友圈卖书,有个学传播学的朋友想买我的那本人格心理学教材,我问她为什么对这个有兴趣,她说:因为感觉它很像星座呀。我说:快向书里所有科学家道歉!类似的对话大家肯定都很熟悉,比如说最经典的你能猜到我心里想什么吗?”这种时候我一般会回答“能,但是我们在入学的第一天就发誓不对普通人使用这项能力”

 

       玩笑归玩笑,但有些话大家可能在这四年里和外界不断重复,比如说:

       不,我们不知道你心里想什么;

       不,我们不懂星座也不看血型;

       不,我们真不是算命的,催眠我也不会。

       没错,我们有行为矫正,但我们不是磁暴步兵杨永信;我们也说道德和性别问题,但我们不是女德卫士丁璇……

       这些观点的冲突和否定就像是我们和外界间划了一道又一道的线,这些线画出了一个大大的圆,它标明了我们的态度和身份。说到底,我们和其他专业的人没有什么不一样,大家都是在上课、写作业,闲暇时出门玩、打游戏;可在这些框框线线下面,我们似乎又觉得和别人不太一样,因为我们是心院人

 

       今天是心院的毕业典礼,在座的同学肯定都会很骄傲地说:我是心院人。但是当我们说这句话时意味着什么呢?心院人又是什么呢?有谁能给心院人一个完整的定义吗?我想问的定义不是类似与学籍所在或者一起上课这种操作定义,而是关于“我是谁”这个问题的答案。像刚刚提到的,我们总说我们心院人不是什么,“我们不是算命的不是熬鸡汤的”,但当被问到心院人是什么时,或者说是什么让我们之所以成为心院人,我们又该怎么回答呢?

 

       是因为我们关注了相同的领域吗?在座的老师和同学,有做教育实践的,也有做动物实验的;有做认知神经的,也有做咨询访谈的。这个领域的内容五花八门,研究方法更是多种多样,借用统计术语,以至于我们都会怀疑究竟是组内差异大还是组间差异大?所以不是因为这个。那么是因为我们学习了相同的知识吗?四年来我们学习知觉情感意识人格,接触了精神分析行为主义人本主义,知道抑郁症是病而同性恋不是病,了解什么时候用被试间什么时候用被试内,也学过茴字的四种写法,啊不对是狂躁障碍有哪三高。这些东西都很好也都很有趣,但我们一时半会儿又说不清学到的东西可以用来干什么,我们要如何去接受这些知识。所以不只是这些表面的知识塑造了心院人。那么是什么呢?

 

       就在上周,我爸爸突然给我打了个电话,说他的一个同事的儿子刚上初中,不知为何有了网瘾,每天只是上网玩游戏,不和人交流,甚至不吃不喝,于是问我能不能帮忙进行治疗干预。在座的不少同学经历过类似的求助,而在杨永信的事件后,对所谓的网瘾也都有一个基本认识。我一方面尽力为他们进行初步分析和普及一些基本观念,一方面引导他们寻求真正的专业人士的帮助,同时小心翼翼地防止他们把孩子交到杨永信这类人的手中,因为我十分清楚在我老家这样三四线城市里专业可靠的咨询师有多难找。这些简单的举措可能是我这样一个非专业咨询师的心院人所能给予的最大帮助了。

 

       类似的事情有很多,不少同学做的都比我更专业。而我想说的是,外界对我们是有期待的,而在这种情况中其实最能体现我们这些心院人的态度和素养,它不是简单的定义和口号,它是很多共识和观念组成的有机体,是我们的专业所带来的知识以外的共有价值观。比如,我们相信人的内心世界是值得关注的,物质生活并不是全部;我们相信精神的健康与身体的健康一样重要,寻求专业人士帮助并不可耻;我们相信这个世界是多样的,每个人的选择都值得尊重的,也不会强加给他人所谓正确的生活方式;我们相信人的心理和行为是可以理解且有规律可循的,因而我们乐于用科学的态度去研究它而不是算命似的信口胡言;我们有个案、有问卷、有实验,但所有的结论都不是为了让我们更有优越感,不是为了让我们去控制、改变别人,而是在交流中我们能切实的与对方产生共情。

 

       同学们,不是那些枯燥的理论和死板的定义把我们联系在一起,是我们在各位老师的言传身教和与外界的交流冲突中不断塑造出的琐碎的共识和微妙的情感,构成了我们作为心院人的身份认同和价值观,而这也注定了我们所持有的社会责任感。这些情感、共识、价值观、社会责任感,才是真正的使心院人之所以为心院人的原因。即便我们离开了这里,即便我们将来在一个特定的领域从事着一份普通的工作,我们也可以欣慰地想到有一群和我们有着相似理念和价值观的同学们从心院出发,在不同角落、不同行业生活着、努力着,在不同的地方改变着这个世界,试图让这个世界对每个人的心灵都更加温柔。我很高兴能在这样一所学院、与这样一些同学度过了人生中最重要的四年,我很高兴能成为这样的心院人。梁漱溟曾问道:这个世界会好吗?我想会的吧。

 

       刚刚过去不久的毕业晚会上,我和十几位同学合唱了一首《你曾是少年》。最后一句歌词是“当我和世界初相见,当我曾经是少年”。陈群校长也说“愿你出走半生,归来仍是少年”。在这样一个场合,我衷心祝愿,心院的所有同学在接下来的旅途中永远年轻,永远热泪盈眶,永远是少年。最后,再次祝我们每一个人毕业快乐!

 

 

演讲者:华东师大心理学院2017届本科毕业生 张旭普

 

       

       华东师范大学心理与认知科学学院2017届本科毕业生,曾任院学生会主席。在学期间完成1项上海市大学生创新训练计划项目和2项大夏基金项目,并主持策划“心理文化节”等多项学生活动。现已被英国华威大学录取。

 

 

copyright©| 2012 华东师范大学心理与认知科学学院
中山北路3663号 200062 技术支持:维程互联